忻州网-掌上忻州
电脑版

刘少华:共享单车如果失败了将会是一个可怕的灾难

日期:2017-04-03  作者:  点击:
来源:凤凰卫视

  凤凰卫视3月30日《锵锵三人行》,以下为文字实录:
  窦文涛:锵锵三人行,采夫兄,格子是我的小师弟,我发现我这个小师弟有点意思,他有时候经常处于个人兴趣他就去探访个什么,甚至比如说前一阵突然…
  潘采夫:足疗店吗?还去吗?
  刘少华:也就跟您去过一回。
  潘采夫:我不姓雷。
  窦文涛:拐到哪儿去了,而且还曾经前一阵到哪儿工地上当民工去了。
  刘少华:对,北京现在在建中国尊,我就天天好奇我在我们报社院里面,我看就属它高,越来越高,我说我去当两天工人。当了两天工人,然后结果一天就生了五米,我现在真的被新科技震撼到了。所以回来之后写文章的时候很感慨,我说我现在这工作还挺好的。
  窦文涛:你去干什么去了呢?
  刘少华:建筑工人。
  窦文涛:挣钱吗?
  刘少华:没挣。
  窦文涛:你就是为了体验社会。
  刘少华:就是体验社会,我时常出于兴趣去。
  潘采夫:可知离社会有多远。
  刘少华:我过两天还要去当片警,就在这一片当片警。
  窦文涛:是吗?专门抓嫖娼的。师兄跟你说,师兄当年也到建筑工地上盖过楼的,但是动机…
  潘采夫:我也当过建筑工。
  刘少华:我还当过半个月的保安。
  潘采夫:我在广院当的建筑工。
  窦文涛:我在武大当的建筑工,你为什么当建筑工?
  窦文涛:曾抵押身份证在酒馆喝酒 靠当建筑工人挣钱赎回
  潘采夫:因为我去找广院一个老师想报人家研究生,结果暑假人不在,没钱了就去建筑工地干了一个月整,比你们长一点吧。
  刘少华:我干过半个月的保安,整整半个月,六年前的时候,就是现在那个西单老佛爷。
  窦文涛:那又为什么去干呢?
  刘少华:当时暗访,北京青年进北京之后招聘然后受骗,我体验了整个受骗全过程,后来挺后怕的,因为他那虽然是整个骗局,但有体检的过程,体检是抽血,我说能不能不抽,不行小伙子不要怕,直接给我抽了。
  窦文涛:我跟你说师兄为什么有这个经历呢?原因有点不一样,就是反映我们那个时候上大学在武大,你知道就是跟父母,那个时候我记得我们的零花钱才五十块钱,是一个学期还是一个月我忘了,就是我父母只有五十块钱。然后那个时候大学生特别爱喝酒,就在武大门口进来有一溜小酒店,现在可能都拆了,一溜小酒店天天轮流请客喝酒,到最后全男生宿舍都没钱了,就开始押,先押学生证,最后押身份证,最后就没身份证,回家的票也买不了。最后怎么办,终于到了人生绝境,我在武大的时候,我就跟同宿舍一个男的,看学校里有盖楼的,实在没钱了。那时候父母也穷,就是说咱们得挣点钱,至少把学生证从小酒馆赎回来,然后就干了两天建筑工。我跟你说我这一干,我就发誓这辈子不当劳动人民,这个体力劳动。我跟你说,咱们这种文弱书生真的那个砖扛起来,这个肩膀就跟压断了一样,那完全你就不能想象的,就不是我们该干的活。但是已经说好了一天多少钱,撑死干了两天,赎回了学生证,身份证还压在小酒馆,所以我也有这个体会。
  潘采夫:我一个月我的体重降到了120斤,因为每天12小时拉车子、搬砖,它会很塑体型。
  窦文涛:所以你瞧咱们现在这肚子真的我跟你说是需要,所以我很支持什么共享单车这个事,就是说要是经常能骑骑自行车确实是好的。我们这种毛主席说的没错,就你们知识分子就是需要接受工农的再教育,就是你得有点体力劳动。你看,我的很多老师辈的,比我大十岁的人我就觉得他们比我有水平。而我莫名其妙认为他们比我有水平跟他们不仅是读书,他们都有过上山下乡的经历有关系。当然他们会骂我,说那个经历我宁愿没有。但是呢,我仍然觉得你看有的时候,你比如像阿城老师,我很佩服他,能打全套的家具、木匠活,能从美国找些破旧零件自己装一辆汽车,又是这样一个作家,我就特佩服这样的人。
  潘采夫:他这样的人,全中国也没几个,就是下乡之后回来能组装拖拉机的人还真是寥寥无几。阿城老师真的是对那个感兴趣,他就跟卡特一样我当总统当累了,我干干木匠,我再去当总统,人家是陶冶。
  窦文涛:所以就是咱也就骑骑自行车,我为什么说骑自行车这事呢。自行车为什么越来越多,而且都成麻花了,这种现象格子你有什么评论?
  刘少华:小黄车大量毁坏 怀疑是对手所为
  刘少华:我是觉得这个现象非常的丑恶,因为现在都在讨论是不是社会道德下降了,世风日下,看到车子给毁坏,我反倒不觉得是这样。我觉得很像是一个竞争对手的破坏行为,因为你知道那个车轮整个变型,你觉得咱普通人毁车不会毁到这个份儿上,那必须是专业行为。而且是你忽然之间,就那么几天,所有的小黄车全部在街上,就好像躺着特别像个人形,挺可怕的。就是短时间内出现的,我倾向于认为这是竞争对手的破坏,就是资本大量注入之后。潘采夫:我觉得这个指控是很严重的,话可不能这么讲。
  窦文涛:你好像跟这个产业沾点边。
  潘采夫:我不沾边,摩拜的创始人是我《新京报》的同事,但是我没见过人家,没有搭讪过这个美女。
  窦文涛:那时候不认识。
  潘采夫:对,是一个美女。
  窦文涛:那哪天咱们去拜访一下,膜拜一下。
  潘采夫:但是说竞争对手来做这个事情,在现在互联网社会非常容易露馅的。我个人如果我是另外一个企业的领导,我万万不敢让我员工去把对手干坏。而且他干坏,把它扭成麻花是一种很费时的一件事,他只需要拿钳子把链子一剪,什么之类就完了,就是竞争对手破坏东西需要拿证据说话。
  刘少华:但是在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很少见到坏了的共享单车,其实让我想起来我们当地,你知道啤酒厂很有意思,你一条街都是烧烤摊,喝啤酒一般会发现只有一种牌子的啤酒,为什么呢?这其实就是一开始的时候用武力或者是用其他的方式来解决。
  潘采夫:我觉得你一开始很少看见坏了的单车,往往也可能意味着你很少见到共享单车。
  刘少华:我是共享单车的重度用户,因为…
  潘采夫:它一开始的量是非常小的。
  窦文涛:我真没用过,你给我说用这个东西它是怎么个体验?
  刘少华:它就是用手机扫二微码,我说摩拜,刷开这个自行车。因为我那一阵老失眠,大半夜两点出来,找一辆摩拜单车骑着北京满大街转。
  窦文涛:你不叫失眠叫梦游。

  版 权 声 明:
  向原创致敬!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,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,我们将立即删除。

图片导读
 

新闻热线:0350-8678999 投稿信箱:xz0350@126.com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工信部备案号:晋ICP备05005075号  

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:14120180005

移动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(AVSP):

晋移备2018001号

法律顾问:赵丽 18535090006